拍卖形同“车轮战” 高昂豆市“大逆转”

2020-07-31 15:55:50  来源: 粮油市场报

上周两天三次国产大豆拍卖,国储地储齐登场,形同车轮战,严重碾压国内高昂的豆市,使其行情出现急剧反转,多轮拍卖叠加影响,国内大豆现货......

上周两天三次国产大豆拍卖,国储地储齐登场,形同“车轮战”,严重“碾压”国内高昂的豆市,使其行情出现急剧反转,多轮拍卖叠加影响,国内大豆现货行情也将步入下行通道。

国储大豆拍卖经历前8轮全部成交之后,7月23日、24日,中储油总公司和黑龙江省粮食储备公司不失时机地加快投放节奏,两天三次进行国产大豆拍卖。

7月23日国储投拍量6.53万吨,底价4900元/吨,四成流拍;7月24日上午的拍卖成为启拍以来最大亮点,计划拍卖2017、2018年产大豆6.113万吨,全部流拍。当日下午,黑龙江省储大豆9.984万吨投拍,以4480元/吨、4500元/吨和4520元/吨三个不同的底价放出,其结果不尽人意,成交率仅11.26%。

截至发稿时获悉,7月28日上午,黑龙江省级储备大豆继续对上轮流拍的8.86万吨举行第2轮拍卖。黑龙江省储在网上发布公示不到1小时,国储拍卖信息即在中储粮网上出现,即7月29日上午继续对产于2017、2018年的5.8112万吨大豆进行第11场投拍。

鉴于上周的拍卖情形,预计国储和地储本周的拍卖底价均有下调可能,拍卖价格仍会沿跌势运行,其恐慌情绪会抑制参拍主体介入,流拍量将依然较大。自此,现货市场行情受多轮拍卖价格下跌影响,也会逐步进入下行通道。

国储地储齐登场

价格比拼添乱象

至7月24日,国储大豆已举办10轮专场拍卖,从第6轮起,轮次间成交价格均呈跌势,与最高的第5轮5460元/吨相比,累计跌幅已达560元/吨。许多市场人士称,若不是地储此时登场,也许现状不会这么惨淡。若按地储成交价加上贴水贴杂后折算,国产大豆拍卖价格跌幅已达760元/吨。本周的拍卖结果,或进一步加剧东北豆市的乱象。

市场化经济对两家投拍主体发挥了巨大效应,谁抢先占领商机就会成为赢家。上周第8轮拍卖后,迟迟不见新的拍卖公示,给豆市平添了许多猜测。许多人认为价格下跌后,国储拍卖会稍作休整。未曾想7月20日下午黑龙江省地储发出“预拍”公告,该公示时隔不足1小时,相关网页又被撤回。紧接着就是国储23日、24日的两场拍卖公告,打乱了人们的多种揣测。直到下午近18时,地储投拍公告“正式亮相”。

因国储7月23日拍卖底价仍按之前的4900元/吨运行,出现大量流拍;24日底价维持不变,结果全部流拍。地储在拍卖前1个多小时,将拍卖底价视不同区域分为4480元/吨、4500元/吨和4520元/吨。尽管地储拍卖底价与国储形成巨大“鸿沟”,却没有获得明显效果,反而令参拍主体更加恐慌,其结果令人大跌眼镜。

上周,国储、地储合计投拍国产大豆总量22.2742万吨,成交总量为5.0511万吨。其中,7月23日国储投拍6.5304万吨,底价4900元/吨,最高成交价4950元/吨,最低成交价4900元/吨,平均成交价4916元/吨,成交率60%;24日国储投拍6.1125万吨,底价为4900元/吨,全部流拍;24日黑龙江省级2018年产储备豆投拍量为9.984万吨,最高成交价4520元/吨,最低成交价4500元/吨,平均成交价4504元/吨(实际均为底价成交),成交量为1.1238万吨,成交率仅为11.26%。

至此,两级储备主体累计投拍68.35万吨国产大豆,总成交量为50.7711万吨。目前为止,投拍成交后的粮源出库率仅在30%~35%之间,之前高拍的粮源,除2017年粮源较好、有部分参拍主体执意挺价外,其余多数主体都出现低于当时拍卖价200~300元/吨不等的“甩单”。值得说明的是,随着拍卖价格大幅走低,2017年产粮源虽好,但价差越拉越大,挺价压力骤增,持有这类粮源的贸易主体应具备“早卖少亏,晚卖多亏”的心理准备。

受拍卖价格大幅下行影响,现货市场受到拖累,其跌势虽没有拍卖粮那么凶猛,但大多数持粮主体有“你不卖他卖”的心理,以致现货价格呈现明显混乱局面。蛋白含量39%~40%的普通商品塔豆区域价格相差较大,至上周末,主流装车报价5360~5400元/吨;优质类高蛋白品种和分离的大粒型商品豆装车价在5460~5660元/吨之间。

目前,现货豆“兜售”现象加剧,现行拍卖陈豆的价格与之前有较大差异,后拍的价格优势制约先拍的豆源释放。现货市场如出一辙,“今天不卖明天再跌”这种趋势近期无法改变。入关的俄豆价格同样逐日下调,其质量与东北豆接近,替代效应明显。

本周,东北豆市受持豆主体恐慌情绪加剧的影响,迈进下行通道已成定局。经营商不要片面认为后期好粮源会缺,“攥着不愿松手”的想法只会增加亏损面。因价差较大时,加工企业或市场经营商为规避风险,会倾向于采购价格优势较大的豆源。

产区豆源已见底

尾市行情显坚挺

在东北大豆行情涨幅过快的6月下旬,关内各产区因价格优势明显,市场倾向于采购关内大豆,关内豆库存压力得到较大程度的释放。目前各地收购均已停止,少部分商户有一两车粮源,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同行都一清二楚,足以证明粮源已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。东北拍卖价格大幅走低后,关内却出现挺价现象,多因终端需求主体过早观望湖北新豆所致。

受持续洪涝影响,水运费率出现较大涨幅,江、浙、沪、闽距关内豆区较近,前期侧重于以汽运形式采购关内豆。持续降雨致灾情扩大,长江防洪形势严峻,令部分港口作业被迫关闭。安庆港到达的加拿大进口非转基因大豆,均是经营商之前订购的,至上周末,港口受水灾影响已长达22天停止装卸。手持订单的客户心急如焚,给加工企业的供货合同因无法提货,只有亏钱选购高价的豫、皖产区豆补充。

给关内豆行情带来支撑的另一个因素是,各地市场侧重各类进口豆销售,但单一使用会导致豆制品质量下降,很多加工网点选择搭配关内豆使用,除能够提升豆制品“筋道”外,“裹水”效果明显,在高温天气下,能延长豆制品销售期间的质量。

至上周末,河南周口、漯河、许昌地区高达95%的收购网点处于停业状态,个别商户余粮大多不够整车,商户间相互配车外发后,将在7月底全面进入休市;永城地区有少量余豆,装车价格也较坚挺,在5840~5860元/吨之间。安徽阜阳太和装车价5800~5860元/吨;涡阳、淮北、宿州持有两三车以上粮源的大户屈指可数,装车报价为5900~5960元/吨,个别商户甚至有卖6000元/吨的意向。

江苏、山东各地整车外发的商户也较少,市场对不同品种均有寻购。各产区价格已失去参考性,粮源均已见底,表面上看近日没有过多风险,但依然建议持粮主体适当缓释挺价心理,力争在8月15日前全面清库,之后价格或有较大幅度回调。

湖北新豆初亮相

质差价高需提防

南方市场观望已久的早豆,已在部分区域如期上市。由于持续强降雨导致部分豆棵倒地较久,土壤含水量较大,僵籽(似水浸豆)和霉变籽占比较大。启动收购的区域仅江陵、洪湖、监利有个别商户“捷足先登”。因劣质豆占比在30%左右,商品性极差,毛粮收购价多在5300~5400元/吨之间,经筛选后装车成本价在5900~6000元/吨,质价明显不被市场接受。值得说明的是,这些上市的早豆并非“早熟一号”,而是“杂花豆”类。

真正较早上市的“早熟一号”品种,在汉江北部的天门市张港和蒋湖镇,8月10日前仅有9万~10万亩能够收获上市。上周在降雨间隙有不少农户积极抢收,其质量与预期一致,在棵上形成的僵籽和烂籽占20%,倒状严重的田块占30%。目前,启动收购的网点除产区乡镇外,毗邻的夏场镇也有多家商户开秤收购,毛粮收购价在5300~5400元/吨之间。因水分偏大,劣质豆较多,经比重筛选后,能作商品的豆源装车报价6100~6200元/吨。目前询价者多,真正成交的较少。

提醒产区和市场收购主体,因持续强降雨造成劣质籽较多,且是在降雨间隙抢收的豆源,大豆自然水分偏高,加上长时间阴雨寡照抑制蛋白合成,近期上市的大豆出浆率均较低。即便“早熟一号”品种,也与往年大相径庭,甚至连正常的中晚熟品种出品率都赶不上。因此,产区现行价格与质量难以合拍,若不调整,则会出现市场风险。

从上周末至本周末,湖北豆区将再次经历连续降雨,收割将再度中断,对大豆质量来说“雪上加霜”。从产区中长期天气趋势看,8月初天气陆续转好,而8月10日前能收获上市的豆源质量难以保证。8月15日后湖北汉江平原或有大批优质豆源集中入市,当然这种预判为时过早,仍需关注天气变化。

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本文来源:粮油市场报 责任编辑:王文强
  • 分享到

网友评论